The most trusted source of Asia-Pacific commercial aviation news and analysis


APRIL 2018

封面故事

打造一个更具智慧的业务

对波音商用飞机公司,5月是个考验人的日子。月中短短数天,川普总统退出有多国参与的伊朗核协议,这个决定对波音订单簿造成直接冲击;川普还逆转订下来的对中国货品实施的关税政策。在一个与东方航讯的独家访问中,波音凯文·麦卡利斯特 (Kevin McAllister) 说集团正“非常透彻地”追踪着美国政策,但他更专注于如何把波音发展为一个更具智慧的业务。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by 首席记者包乐天 (TOM BALLANTYNE) 

April 1st 2018

Print Friendly

凱文·麦卡利斯特虽然贵为波音公司的副总裁及波音商用飞机(BCA)的首席执行官,他一直记着他童年时在宾西凡尼亚州伯利恒市所得到的教训。 Read More » “我是个在钢铁重镇长大的孩子,”他在上月的访问中告诉东方航讯。麦卡利斯特说,他长大的地方附近是美国第2大钢铁生产商的工厂小区,生产战舰和当时革命性的大厦钢梁。今天它不在了,伯利恒钢铁在1995年停产,2001年申请破产,留下了132年惊人的工程伟绩和制造记录。

麦卡利斯特说:“对我,那个时代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目睹钢铁业经历的艰难时刻,因为它没有调整资本和再作投资。这是我每天所思考的事。”

“事实上,你可以在我办公室桌子上方里看到那个钢铁厂的油画,它每天提醒我,必须持续地专注于打造一个更具竞争力的波音,把它发展为一家更灵活的公司。这是我的一个重要焦点。”

他在通用电气服务28年后,于2016年11月加入波音商用飞机(BCA)。在BCA,他立刻流露出他在钢铁重镇成长的背景,对6万名飞机员工来说,他很快成为一张熟悉的脸孔,因为凯文定期跑到生产线上和他们见面。

“领导者们必须常在实际生产地点上,让自己明白实际要求,真实的情况,该如何应对,他们必须善于聆听。这非常重要,”他说。“[上任后的]18个月以来,我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是我发觉我们的团队每天来到公司上班,心里想着的是怎样制造世界最好的飞机,”他说。

“我最好的时光是和顾客一起,或在生产线上和团队们一起,从他们的口中获悉我们该做什么以提高竞争力,令我们有更高的速度、更灵活。我们启动了“飞机及简约”程序,以捕抓来自生产线上的丰富意念并将之快速实施,落实改变。我以生产线上的波音团队们为荣,在工程部门、横跨整个运营面,以至特许联营商,每个人都紧密合作,共同争取胜利。”

在麦卡利斯特的第1年,2017年,业务非常理想,这情况一直持续到2018年。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为止的12个月中,波音这家原始设备生产商录得934亿元营收及133亿运营现金流,交付了破纪录763架喷射机予世界各地的客户,和取得一个良好的达到5864架飞机的订单簿,其12个月的总价为4880亿元。据BCA说,造成付货记录的主要部分是B737及B787机。

今年第1季度,波音商用飞机取得137亿元营收,11%运营利润,确认订单221张,季内3个月交付184架喷气机,包括交付给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第1架B787-10梦幻客机,及给印尼狮航集团的第1架B737 MAX9。

波音与巴西航空工业的会谈“并不是针对任何事件的反应”
波音商用飞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凯文·麦卡利斯特上月向东方航讯证实与巴西地区喷射机制造商Embraer仍进行中。“从我们的观点,与Embraer合伙是双方共赢,对两家公司都提供了很好的增长机会,”麦卡利斯特说。“生产线上及能力上双方都享受到协同效应,我觉得这是个战略吻合。这并不是波音必须做的事,对话仍然在继续,我们对他们非常尊重。“我们且看看接下来会怎样。”
麦卡利斯特说,由他来评论巴西公司所关注的公司国防业务并不适当,但他坚诀否认波音的行动是因为空客收购了庞巴迪C系列地区性喷射机项目。“波音花很多时间审视下游及全盘推演。我只会说,我们对我们的全盘形势很有信心,所以,很明显,现在的行动不是针对任何事件的反应,”他说。

“很明显,看看今天的航空业,盈利状态健康,乘客流量超过GDP,所以,这是个很好的市场,”麦卡利斯特说。“有好几个情况[在发生中],第1是市场显示很强的自律,把运能和流量平衡。”

“我们看到的环球增长已经减轻了业界过去经历的周期性。另一个因素是空运市场,它对波音是重要的。”

“过去的一年很好,但我们仍埋首专注于技术突破以改变我们的运营,发展我们的竞争优势。我们花很多时间建立新功能,让我们的企业文化遍及整家公司。”

波音看来一切都很美满,但在波音商用飞机公司以外的问题却层出不穷,够麦卡利斯特伤脑筋的。这包括美国对一系列中国货品开征关税,到美国总统川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伊朗的决定原本可以达成一张80架飞机、标价160亿万元的订单。

他的任务清单还包括劳斯莱斯特伦特1000引擎问题,后者影响到近25%波音全球B787机队。

麦卡利斯特向东方航讯说:“波音90%的员工在美国,与之同时,我们在环球65个国家聘用各种人才。我们的足迹遍布全球,我们必须了解当地市场情况,这对我们很重要。”

“就我们的业务而言,我们必须预见风险,确保我们有适当的应对方案。很明显,我们鼓励和各国如中国等保持对话,我们充满希望,相信会有良好的结果。”至于川普总统的伊朗决定,波音没有什么能做的事。

在特伦特引擎问题上,他“很遗憾”出现了问题,对波音的客户造成挑战。“这问题对运营造成了很大的干扰。我们的反应是和劳斯莱斯紧密合作。我已组织了一个很大的团队与劳斯莱斯一起努力,团队很多成员就在英国德比市,他们正落实一个燃料外勤服务检查及管理计划,把对客户的干扰减至最低,”他说。“我们正与劳斯莱斯共同努力,谋求达到适航指令的合规要求。”

与此同时,努力把新模式推出市场的关键,是执行力。“我们目前专注的是B737 MAX7,现在在试飞阶段,进行顺利。而将来的MAX10,可以为 [市场] 提供一款230个座位的单一舱别客机,它比起MAX 9 多10个座位,”他说。

“我们上年敲定了设计方案,对此我们很雀跃,这款客机将可为单一通道机买主提供最低的座位里程成本。我们也忙于发展B777X,在2020年这款把777X机的变型推出市场。”

为达到这些目标,今天喷射机供应链性质复杂,部分机体的制造遍布世界各地,这需要我们给予特别关注,”他说。

“我不觉得管理那么大的一个业务不会碰到挑战,在运营部门的供应链上总是会有挑战。我们要确保的是对供应商的表现有一个良好的前瞻预计。我们在各方面遭遇到这个那个挑战,但我们都反应迅速,立刻着手处理并落实执行解决方案。”

其中一个问题牵涉到配备在MAX飞机上的CFM国际高流量涡轮风扇LEAP发动机内的低压轮。“我为问题带来一个独有的角度,我是引擎业务出身的,我可以告诉你,CFM反应之快,从了解事情到采取必需步骤解决问题,都非常快。对我们来说,行动很成功,我们能够达到2017年付货目标,也将在2018年兑现对客户的承诺,”他说。

被问到B747-8洲际机,这个B747珍宝喷射机系列的最新版本时,麦卡里斯特说生产线现在只生产货运机,该系列的客机模型最近一直未能吸引到一张订单。这情况证明了波音长期持有的观点,即航空公司宁愿要较小的广体机,而不是高性能飞机。

今年初,联合包裹服务(UPS)订购14架B747-8飞机。“按目前强劲的市道看,对B747-8机的需求很大,但B777货运机的需求也非常的强,”他说。

那全新的B797又怎样?“那仍在研究阶段,我们还没有为它命名,但我们花了挺多时间审视单通道客机与双通道客机之间的市场空间,我们叫它作中段市场。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作出决定推出这个款客机,”麦卡里斯特说。

“我们有的是时间。如果我们决定推出的话,它会在2024年末或2025年进入市场。我们和超过50家客户有嵌入性的密切关系,我们非常专注于去了解飞机的经济效果,它们怎样和我们客户的网络配对。”

“我们参与过的讨论和对话很有鼓励性,这些讨论和对话仍然继续着。目前我们看到的,是一款既有单通道客机的效率,也有为乘客提供的双通道的舒适性的一款飞机,能载着220到270名乘客飞最远达5千海里的航程。”

“如果我们选择继续前进,我们必须带给董事会,包括集团主席、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和董事们,一个正确的理解,知道哪个是个适当市场,哪款是个适当的飞机,和一个正确的营商计划。”

意料中事,亚太区尤其中国是波音前瞻性计划的有机部分。上月,麦卡里斯特在本区快速绕了一圈,和几家中国及日本航空公司领导层会谈。

“在我们到2036年为止的长期预料中,本区将占全球乘客流量的40%。[本地区]最主要主发展的推动力是东盟开放的天空所带来的限制放宽,它将驱动本区国界以外更多的增长。我们能参与其事,觉得很兴奋,”他说。

“到今天,我们和中国已经维持了45年长的策略关系,今天,我们每4架付货飞机中有一架就是交给中国市场的。我们目前有大约1600飞机在中国服务。”

“但中国一直不仅是一个很棒的客户,它还是波音的一个很棒的伙伴。波音以它的飞机协助中国把全国各地及世界其他地方连系起来。我们欣慰和我们的中国客户保持很深的关系,我们努力去发掘哪儿有双赢的机会,像我们在舟山开设的B737机完工及交付中心,预期它在今年稍后时间启运。”

“在B737货机改装上我们和上海也有极好的合作,我们和中国好几家大型公司也有良好的伙伴关系,后者是我们各个飞机生产计划日常所依赖的供应商,”麦卡里斯特说。

有意思的是,与他的前任不同,麦卡里斯特不相信攻击波音的长期对手空客这一套,他也不向空客总部所在地图卢兹展开骂战。“身为一个首席执行官,我专注于根本任务,那就是向客户兑现承诺,我们每天做的也是这件事,”他说。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说了做’的比例是1,即是说,我们做我们说过要做的是──把飞机推出市场,无论是单通道机、双通道、客机或货运机。”

“我们必须给予客户最佳价值、最佳运营经济、最高效率及最好的营业收入能力,从而令我们从竞争对手中区别出来,这实在非常重要。我们必须驾驭集体能力,这不限于我们的飞机业务,也包括我们服务业务的集体能力,这样我们才能控制周期成本。”

麦卡里斯特致力于数字技术。“我们正努力把数字功能带到工厂现场上,如何让它发挥集体功效,在正需要的那一刻把飞机零件及信息交到我们的技术员工手上。数字让我们改良流程效率及质量,减低成本,及更好地满足付货义务。投资在技术上令我们脱颖而出,我们在专注于企业文化上做了很多工作,这大大增进了我们员工的潜力,”他说。

至于未来的挑战,麦卡里斯特说波音商用飞机必须和客户保持密切关系,得悉市场转变之机;其次,“我们永不怠懈,我们不断投资增强我们的竞争优势,”他说。

专心一致兑现承诺
波音商用飞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凯文·麦卡里斯特(54岁)加入波音虽然才18个月,但航天空间业对他并不陌生。他毕业于匹兹堡大学,在那儿取得物料工程学士学位。他告诉东方航讯他是“从供应链的最底层干起,一直晋升上来。”
未在1989年加入通用电气航空前,他在业界的第1份工作在航空组件供应商Howmet公司,加入通用电气后的第1个岗位是冶金工程师,期间担当多个不同物料工程领导角色,支援产品设计、制造、组件复修及技术发展。1998年,麦卡里斯特转至通用电气航空服务部,成为黑带大师,在组件复修运营全球网络上主导6个西格玛生产力提升项目。同年稍后,被挑选为全公司6个西格玛计划的主导人,包括大修及修复运营、物料、工程,及市场推广与销售。
2000年,获委任为新的通用电气工程服务客户满意组织的总经理;2001至2005年为全球顾客及产品支援运作总经理;之后转至通用电气航空服务,领导环球销售及市场推广工作,支援通用电气航空。
在2016年末加入波音前,他是通用电气航空服务的总裁及首席执行官,这家价值逾90亿、为超过3400个服役中的通用及CFM商业引擎的经营商提供支援,为发电厂取得经营期内最低周期成本。在波音,他在破纪录的订单簿的基础上成功履行付货,并带领所有商用飞机项目取得增长。波音商用飞机占波音总收入60%,它负责全球接近12000架服役中的商用喷射机,供应环球约75%航空公司的机队。
他是华盛顿圆桌董事会成员,董事会的高级行政人员共同为提升华盛顿州经济而努力。他也是奥比斯国际董事会主席,这是一家非牟利组织,专志于在世界各地为无法得到修复性眼科学护理的病人保存及恢复他们的视力。
“如果你有志成为伟大的领导者,你首先得是个好领导人,这很重要。一个好的领导人花时间在社区上,帮助别人。我对奥比斯努力消除视障的成绩引以为傲。”
“奥比斯在新兴国家建立治疗视障的设施。在我的生命里,这是个首要项目。当你想放下事物,不再想工作的时候,想做些工作以外有意义的事时,奥比斯是很好的对象。”
作为尊贵的展翅俱乐部的前总裁及监事会成员,麦卡利斯特告诉东方航讯,这是一家航空专业人士及重要航空论坛的全球性会社,他说:“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小孩子成长时不会为飞机着迷。对于我,大概在我孩童较晚的阶段和刚踏入成人之间,我发现了它迷人之处。”
他父母是数学家,他的名字反映了他苏格兰的根,不过,在他们决定定居美国前,他的祖先移居爱尔兰了。他母亲是意大利人,因此,他可以说兼有“苏格兰、爱尔兰和意大利血统,”他说。
有空闲时他喜欢玩高尔夫球。“要把这球玩好,我得不断克服困难。我会说,我对这运动兴趣很大,但讲到高尔夫球,我的技术很低,”他说。
他也喜爱阅读,和到世界各地会见客户,以更好地了解他们的需要及其业务。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Response(s).

SPEAK YOUR MIN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l fields are required.

* double click image to change